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博爱杂志 红十字情缘正文
爱让生命延续
打印本页 2017-09-13 来源:《博爱》

文/张文龙



2013年8月的一个晚上,睡梦中的我被叫醒。爸妈接到陌生人用妹妹的手机打的电话,说妹妹出了车祸,被送到了医院。

爸开着三轮摩托车带着我和妈妈一起赶往医院。一路上,我们忐忑不安:如果只是外伤的话,妹妹肯定会自己打电话回家。爸妈一路上互相安慰着,却无法压抑恐惧和不祥的预感。

赶到医院时,昏迷不醒的妹妹正在急诊室抢救。我们慌了手脚,不停地求医生救她。医生的脸色似乎很难看,预示着即将面临的灾难。爸妈已经乱了分寸,把所有的手续交给我去办理。

我在医院里跑来跑去,像只无头苍蝇。医生对我说了很多话,让我填了很多表格,我只是茫然地应对着,只是觉得很累,很想躺下来睡觉。我想这一定是个梦,刚才我还躺在床上,怎么可能一瞬间发生这么多事呢?

一天一夜不知是怎样过去的,就像过了好几个世纪。期间许多亲戚来到了医院,有人在安慰爸妈,有人在哭泣,病房里乱糟糟的,充斥着哀伤沉重的气氛,我很想逃离。我知道爸妈已经崩溃了,能处理事情的只剩下了我。我不能逃离,我要挑起所有的担子。

妹妹抢救的时间似乎很短暂,又似乎很漫长。对我们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。尽管医生早就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,说救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我们并不死心,期盼着奇迹的出现。哪怕妹妹被送进重症监护室,医生反复暗示我们,我们也不放弃心底的奢望。也许,明天她就能睁开眼睛,叫爸爸妈妈哥哥呢。

我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。医生向我提议器官捐献的事时,我真切地知道,妹妹真的回不来了。我想所有人都已经尽力了,我很感激那些匆匆赶来的亲人,很感激那些尽力抢救的医生。只是我不知道还能为她做点什么。

医生说的话很简单也很实在,人死不能复生,如果进行器官捐献,既可以救人,也可以寻求心理安慰。我想起了在抢救室外等待奇迹出现的奢求。我想也许别的地方也有人在等待着这样的奇迹。生命的奇迹未能眷顾我们,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奇迹留给别人?



在与县红十字会黄会长交谈之后,我们做出了捐献的决定。  

我们在重症监护室向妹妹告别,她已经不再是我们熟悉的模样。脸上的血渍、淤青像刀子一样撕裂我们的心。悲泣声回荡在整个病房,我没有放声痛哭。我在心里对自己说,这个世界上每天有那么多人去世,能不能看开一点啊。可是,我知道世界上的人再多,妹妹也只有一个。从此以后,妹妹就永远没有了。

天灾人祸无情,可是人心中有爱。我失去了妹妹,可是我得到的也很多。我懂得了如何珍惜生命,热爱生命。

器官捐献过程中,我们一家与红十字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交流中发现,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都有一颗博爱之心。与他们交谈,让我学到了更多东西。他们每天都在与一些需要帮助的人打交道,可以说是见惯了世间的灾难与不幸。他们敢于和不幸作斗争,在社会上传递爱和希望。在他们的影响下,我和爸爸都成了红十字志愿者。



妹妹过世的阴影逐渐淡去,不幸又降临我家。爸爸患了尿毒症。凭我微薄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治疗费用。

不仅经济上压力巨大,周围人还给我们增加了精神上的压力。有人说,捐献器官不吉利,所以灾难才会再次降临。

绝望无助中,红十字会和浙一医院的医生鼓励我们一家上《中国梦想秀》,寻求好心人的帮助。参加节目之前,我们一家对于社会捐助并不抱有多大希望,只想就算为了纪念妹妹,为了传达捐献的理念也好,总归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。

节目过程中,出现了三位受捐者的视频。其中有一个小女孩,脸上虽然打了马赛克,但脸型轮廓像极了妹妹。她说总感觉那器官噗通噗通在跳,有时候她会和它说说话:我们俩都要好好的。

看到这一幕,我和爸妈心里既难过又欣慰。妹妹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。那女孩比妹妹幸运。妹妹去世了,可是我在她身上找到了妹妹的影子。

这是一种莫大的安慰。主持人周立波先生问我怎么看待父母残疾这件事,我觉得爸妈虽然身体有缺陷,但是父母给我的爱却没有缺陷。

通过《中国梦想秀》的舞台,我想让大家重新认识器官捐献这件事。当初妹妹捐献了器官,现在爸爸也需要进行器官移植。这绝不仅仅是巧合。其实每个人都有能力帮助别人,每个人也都有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。所以,当我们能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善事时,请不要犹豫。

梦想秀节目的结果出乎预料,我们的梦想获得了三百票全票通过。浙一医院答应减免手术费用,还有爱心企业现场捐助了15万元。

爸爸妈妈喜极而泣。我非常感激所有人的帮助,觉得这是妹妹冥冥之中保佑着家人。善有善报这句老话没错,社会上那么多人关心我们一家人,也是因为妹妹救助了三个人。

可惜爸爸没有等到健康那一天。节目播出当天晚上,爸爸在马路上被汽车撞倒,离开了人世。事故发生后,社会上好多人都在关心我家。县里的领导和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多次来我家慰问,帮助我家解决一些生活上的问题。

我相信,爱可以相互传递,可以让生命延续。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,但只有让生命更有意义,才不枉来世上走一遭。肉体很快就会腐朽,但博爱精神永远不会消亡。

(作者系浙江省红十字会志愿者)

责任编辑:余振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