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博爱杂志知心恋人正文
集一万个赞 迎娶支教新娘
打印本页 2016-06-01 来源:《博爱》

口述∕张扬  文∕思宁


2015年8月20日,我将自己和李海燕在大山深处相识、相知、相爱的故事写成了文字。回忆过往,几度哽咽落泪。当晚,我将这些文字连同两人支教时的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。


走进大山支教


2011年8月8日,天还未亮,我就起床了。当时,我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药铺小学当支教老师。这天,乡中心小学安排新来的支教老师到我们学校参观,我要打扫操场、教室,收拾宿舍,准备好茶水。

上午9点,我站在校门口,凝望着崎岖山道,等待着支教老师的到来。

1978年10月,我出生在哈尔滨,大学毕业后考入一家事业单位。2008年,我在网上认识了台湾女孩颜秋,与她深深相爱。就在我们谈婚论嫁时,2009年9月,颜秋被诊断患上了恶性脑瘤,随后远赴澳大利亚治病。每天,我通过微信和女友联系,安抚她的情绪,鼓励她战胜病魔。孰料三个月后,女友病逝,我悲痛欲绝。

痛失挚爱的人,我痛不欲生,急需一种方式拯救自己。2011年初,我背起行囊,来到了四川大凉山深处的药铺小学支教。

药铺小学三面高山环绕,一面溪谷直通雅砻江,海拔2800米左右。我从成都多次转车,一路颠簸,辗转3天才来到这里。当时的药铺小学,一楼是土房,二楼是木头房,窗户上没有玻璃,房间四处漏风,操场上到处是猪粪、狗粪,空气中夹杂着一股酸臭的气味。饮用水是从山上流下来的,通过一根水管引到学校,时断时续,而且不干净。学校经常停电,教学条件极差,来这里支教的老师先后走了不少。

我和其他四名支教老师一起,开始对学校进行“改造”。我们出资买来小型发电机发电;手持锹镐清理操场;动手和泥,将木头房的缝隙抹死;粉刷教室,修理损坏的桌椅。基础设施完善后,我们又挨家挨户走访,让适龄孩子来学校读书,把辍学的孩子重新请回教室。

一学期过去了,药铺小学终于有了欣欣向荣的气息。每天上课,面对孩子们纯净的眼睛,我心里感到一片宁静,渐渐忘了伤痛,感悟到了生命新的意义。

前来观摩的支教老师终于到了。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红衬衫、扎马尾辫、身背旅行包的女孩。在苍翠的山峦映衬下,红衣女孩好似画中人,我一时看呆了。  

女孩面容清秀,戴着眼镜,身体瘦削,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。这样的体格到这里能承受得了吗?正想着,女孩大方地与我握手:“我叫李海燕,在呷咪坪小学支教。”

三位老师一边喝着白开水,一边听我介绍药铺小学的支教生活。李海燕被我的执著和坚守感动了:“张老师,你很伟大,我为你点赞。”

李海燕比我小8岁,老家在河南省济源市,大学毕业后在珠海一家日企做秘书。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和生活,让她渐渐感到迷茫。经过慎重考虑,她毅然辞去薪资丰厚的工作,来到呷咪坪小学支教。

呷咪坪小学与药铺小学同属白碉乡,但不通车,条件比药铺小学还要差。我听了李海燕的教学介绍,由衷地说:“李老师,你也很棒,我也为你点赞。”李海燕羞涩地笑了。


爱情像月光一样美


观摩学习过程中,李海燕每天和我一起劈柴、扫除,脏活累活抢着干,没有一点城市女孩的娇气。一周后,她走了,我心里突然觉得空荡荡的。

临近新学期开学,我和几名支教老师到呷咪坪小学回访。李海燕带着我们四处参观,讲述着她熟悉的呷咪坪小学。

吃过晚饭,我和李海燕坐在一棵大树下聊天。我向她敞开心扉,将自己的情感经历娓娓道出。月光下,她听得落泪了。

交谈中发现,我和李海燕竟是校友,这让我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。我俩一直聊到深夜。山区的夜晚有点凉,我脱下外套,轻轻披在她身上,心头升腾起一股想要呵护她的冲动。她抬头看我一眼,又迅速低下头去,脸色绯红。那一刻她像月光一样静美。

第三天早晨,我和伙伴们离开呷咪坪小学。临走时,我和李海燕互留了手机号码。

山区通讯信号微弱,必须先发短信,约定通话时间,再到外面搜寻信号。一个周末的早晨,我给李海燕发了短信,约她中午11点通话。

没到11点,我就拿着手机出了校门,到地势高的地方搜索信号。李海燕则登上一座山顶,举着手机沿山顶环绕。捕捉到信号后,她要用绳子把手机固定在树上,再小心翼翼地拨打我的号码。通话时要使用耳机或者免提,因为一碰手机,信号可能就会消失。

11点30分,我俩终于接通电话,彼此一声问候,让我们倍感温暖。聊了一会,我鼓起勇气问: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  

“没有。”李海燕脱口而出。

接下来是一阵沉默。过了一会,我说:“我想见你。”

李海燕说:“我也想。”

随后,我们收起手机,各自往山下跑去。

从药铺小学到呷咪坪小学,需翻山越岭走3个小时。我们将约会地点选在乡中心小学。当晚,我借用乡中心小学一个老师的宿舍,买来食材,做了几道东北菜。

吃饭时,李海燕竖起大拇指:“好吃,给你点个赞。”

我握住她的手:“那我给你做一辈子饭,可以吗?”

李海燕面如红霞,羞涩地点了点头。就这样,我们在大山深处相恋了。

2012年9月,征得李海燕的同意后,我把她“挖”到了药铺小学。从此,我们就能天天见面了。

李海燕除了教六年级语文,还要教学前班的孩子,过度的劳累让她日渐消瘦。2013年5月的一天,李海燕上课时突然晕倒,孩子们急忙把我叫来。我摸了下她的额头,发烧了,便将她背回宿舍。

“我带你去县里看病吧?”我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。

李海燕摇摇头说:“不,这个节骨眼上我若离开了,孩子们的课程就会落下。”

我只好找来白酒烧热,帮她物理降温。第二天,她仍高烧不退,我赶紧将她送到县人民医院。

经诊断,李海燕患了呼吸道感染并引发肺炎,如不及时救治,真的会有生命危险。一周后,李海燕出院了。返校路上,我苦笑着对她说:“我真不该把你弄来。”她依偎着我说:“我不后悔,有你陪我,再苦的日子也如天堂。”


集一万个赞求婚


李海燕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就重回了课堂。每到该吃药的时间,我就端着水杯,将药送到课堂。即便我用心照顾她,但由于条件艰苦,早晚温差大,她还是患上了慢性肺炎。我能做的,就是给她烧好热水,在她批改作业时,给她披上一件衣服。

2012年6月,药铺小学六年级有6个孩子被录取到县中学宏志班,另有2人考入县中学,其他7个学生考入白碉乡中学。这样骄人的成绩引起了轰动。

李海燕终于松了口气,却将自己的身体累垮了。她经常高烧不退,走路多了就会大汗淋漓。尽管我多次劝她去治病,她还是硬撑着,不想离开孩子们。

暑假前一天,阳光明媚,映照着磅礴苍茫的大山。学生们手拉手围成一个圆圈,将我和李海燕包围起来。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,我紧紧拉住她的手,含情脉脉地看着她:“海燕,嫁给我,让我照顾你一辈子!”学生们也一起大声喊:“李老师,嫁给他!”

李海燕先是满脸惊喜,继而表情黯淡下来:“对不起,我不能答应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我急切地问。

李海燕环视了一圈学生们,说:“孩子们,我的身体不好。张老师有过一次失去恋人的痛苦经历,他应该找一个健康的女孩结婚,有一个好的未来。我祝他幸福。”说完,哭着跑回了宿舍。

我知道她的拒绝不是因为爱得不够,恰是因为爱得太深。我决定暂时冷静下来,一如既往地照顾她。

8月,考虑到李海燕的身体需要休养和治疗,我们婉拒了乡中心学校校长、村民和孩子们含泪的挽留,回到了成都。随后,我们和几个支教伙伴发起创办了“绿之叶”支教公益机构。

这一年,我们筹措了20万元,用于药铺小学扩建。之后,“绿之叶”在三年时间里,又募资开办了十余所山区小学。

2015年8月20日,我整理好两人的故事和支教照片,以《集一千条祝福一万个赞,向我心爱的支教新娘去求婚》为题,发到了微信朋友圈。

微信发出第一天,就在朋友圈引起巨大反响。我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许多陌生人加我好友,当晚点赞量达2000个。到8月27日,祝福留言超过一千条,点赞量突破一万个,我的求婚成功了!

2015年9月20日,在成都,我以一场“感恩婚礼”迎娶了李海燕。婚礼上,我们约定,终生不放弃支教事业。在宾客们的祝福声中,我发自内心地对李海燕说:“娶你为妻,是我今生最重要的决定。”

责任编辑:谢云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