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博爱杂志家教档案正文
妈妈,你斗得过我吗
打印本页 2016-06-01 来源:《博爱》

文/曼陀罗


2015年底,一本名为《妈妈,你斗得过我吗》的新书引发网友热议。书中,面对叛逆的儿子邱昱伟,“虎妈”黄丽辉因势利导,利用博客作为交流平台,鼓励儿子自由表达情绪,并有针对性地引导。


妈妈,你斗得过我吗


2006年,邱昱伟8岁,电脑对于贪玩的他来说有着磁石般的魔力。只要大人不注意,就偷偷趴在电脑前,无师自通地玩起各种游戏。

8月的一天,邱昱伟又沉迷在电脑前。气急了的黄丽辉顺手抓起鸡毛掸子落在儿子屁股上。邱昱伟不服气地质问道:“为什么大人可以玩电脑,小孩子却不能?太不公平了!”

黄丽辉耐着性子解释:“我不是在玩电脑,而是在用电脑写文章。”

“那我也要用电脑写文章。”儿子突然冒出的这句话令黄丽辉捧腹:“你字都认不全,用电脑写什么文章呀?”

没想到,执拗的邱昱伟一再坚持。黄丽辉只好帮他注册了一个博客账号,昵称“伟伟虎”。

有了博客,邱昱伟的兴趣点转移了,对电脑游戏不再像以前那样狂热了,取而代之的是对写博客的痴迷。看到自己写的文章有人评论时,更是喜不自禁。

其实,邱昱伟早就对老妈严厉的高压政策不满了,只是没敢说出来。老妈鼓励他想写什么就写什么,他就像拿到了尚方宝剑似的,开始进行激烈的反抗和无情的攻击。

一天,邱昱伟在博客上向老妈开炮——《向老妈讨回公道》:“今天写这篇文章的目的,就是请网友帮我讨回公道。我老妈有张‘阴阳脸’,说变就变。她骂我没关系,可是骂得太过火了,我要发动‘一人起义军’来反抗。大家觉得老妈这样过火地打我、骂我对吗?”

小小年纪就能运用博客争取舆论支持,实在不能小觑。不出所料,博文发表后不久,很多网友都发表了评论,力挺邱昱伟。

黄丽辉觉得自己再不发声,恐怕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,赶紧在博客下评论:“我什么时候随便打你、骂你了?你犯错我指正,你不听,还跟我狡辩,我能不生气吗?你知道生一次气我会长多少毒素,会添多少皱纹,会冒多少黑斑吗?”

“熊孩子”立刻反击:“做人难,做邱邑伟更难!做黄丽辉的儿子难上加难!”

虽然在博客上“抨击”老妈很过瘾,但邱邑伟还是对老妈逼自己每天写一篇博文颇为不满。

不久,邱昱伟又向老妈发难:“我写一篇博客,你也要写一篇。做不到是不是? ”

黄丽辉哪受过这等挑衅,咬咬牙,跺跺脚:“谁说我做不到?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心理平衡了的邱昱伟以胜利者的姿态打开电脑,飞快地写起博客。

说起来容易,真做起来,黄丽辉的压力可就大了。上班有工作,回家还有一堆家务,虽然黄丽辉一直努力地写,但还是没能像和儿子约定的那样,每天一篇。

一天下午,邱昱伟在书房里待了很长时间没出来。黄丽辉怀疑儿子偷玩游戏,便从门缝往里瞧,发现他正趴在电脑前认真写博,心里一乐:哈,果然自觉。

到了晚饭时间,邱昱伟冷脸走出来,一声不吭地走向卧室。

“吃饭啦!”黄丽辉招呼他。

“不饿,不想吃。”邱昱伟侧过身去,背对着老妈。

发生什么事了?黄丽辉满腹狐疑地打开电脑,刷新儿子的博客——《胆敢差我五百二,打死不再写博客》:“当初说要和我一起写博客的是谁?当初说自己不可能漏掉一篇的是谁?现在却和我差了520篇。胆敢差我五百二,打死不再写博客!大人,不讲信用的大人,令人唾弃。”

原来,邱昱伟觉得自己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,嗡嗡嗡地酿了708桶蜜,比自己开博还早的老妈却只有区区188篇,如此大的差距让他激愤不已。

看着儿子闷在卧室,黄丽辉有些心虚,但还是硬扛着不叫他。爸爸下班回家,好说歹劝也不管用,邱昱伟仍不出来吃饭。

一个小时过去了,黄丽辉猜儿子肯定饿极了,便走进卧室,轻声道:“小子,老妈知道现在就是有千万个理由也只是借口,我以后尽量以身作则,但我们首先要解决温饱问题啊。”

邱昱伟其实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,一听这话,不声不响地走了出来。

收拾完,黄丽辉立即登录博客发文《小子发飙了》:“全部补齐是不现实的,从现在开始吧。”

没想到,几分钟后,就冒出一条评论:“神马?那你的承诺有啥用?”原来,熊孩子正在用另一台电脑监控老妈。

为了取信于儿子,黄丽辉咬咬牙开始了“万里长征”。第二天,她发出博文《今天开始,把每天写博当作生活的一部分》。不到一分钟,小子就蹦出一条评论:“很好,勇气可嘉。”

看到老妈的诚意,邱昱伟的心结终于解开了,通情达理地对老妈进行“大赦”,每天自觉写博客。


好习惯养成进行时


自诩“天才”的邱昱伟有不少坏习惯,如不能及时整理书桌,学习用具到处乱放,用完电脑不盖键盘……黄丽辉把儿子叫到跟前郑重宣布:为期三周的“盯天才”行动正式开始。行动期间,被老妈指正一次,罚他刷马桶一次,如果三周内指正次数小于5次,奖励一餐牛排。

接下来的日子,黄丽辉目光如炬。邱昱伟虽然处处小心,三个月内他还是被指正了10次,加上之前“行动周”的4次,他必须刷14次马桶。黄丽辉跷起二郎腿得意地晃啊晃,想到好长一段时间不用刷马桶了,心里那个乐。

臭小子当天就发起了反攻,在博客里写了《吼吼吼,还敢说我》:“老妈终于让我抓到把柄了。她平常老是说我把书包放在地上,一点都不爱护书包,可是她今天竟然也把书包扔在了地上。”

黄丽辉解释说自己不是故意的,那小子却不依不饶:“老妈能做的事我不能做,我不能做的事老妈能做。”并当场提出解决方案:罚老妈刷一次马桶,同时奖励他少刷一次。

黄丽辉自知理亏,只好听儿子的。这件事极大地鼓舞了邱昱伟,此后,他每天瞪大眼睛,搜寻老妈的坏习惯。

很快,一篇名为《杯子》的博文赫然出现在博客上。“老妈今天竟然把杯子放到了钢琴上,以后,我要向老妈学习,永远坚持把杯子放在钢琴上,大力发扬说话不算数的精神。”

此文一出,马上有人评论:“哈哈,这个妈的做法确实是不对滴。”

黄丽辉急忙解释:“我那时候正在喝水,突然听到卧室里电话响了。”

邱昱伟得理不饶人:“那你可以把杯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啊!反正,惩罚是不能少的。”

没等邱昱伟开口,黄丽辉就主动去刷马桶了。

几次被儿子逮个正着,黄丽辉开始反省自己的坏习惯,并有意识地改正。从那以后,母子俩在生活中互为“猫鼠”,直接效果就是马桶被刷得锃光瓦亮。


“青春期”撞上“更年期”


2014年,邱昱伟升入福州第三中学,成了一名高中生。他以保护隐私权为由,将博客上关于校园生活的内容设置为私密博文。每天回家吃过饭就把自己关在卧室里。

黄丽辉觉得家里住的是一个白吃白喝白住的“租客”,她跟这“租客”只能通过短暂的早晚餐时间沟通。“租客”生活得逍遥自在,经常跟同学聊天聊得拍腿大笑,把寂寞留给了她这“房东”老妈。

儿子到底在想什么,黄丽辉无法从博客上获取有价值的信息,只好蹭到他房间,利用“卧谈会”刺探情报。

一天晚上,邱昱伟突然问:“妈,你的人生信条是什么?”

黄丽辉反问:“你的呢?”

“我的人生信条只有两条。第一条,老妈永远是对的;第二条,万一老妈错了,请参照第一条。”

黄丽辉一时语塞,儿子怎么会这样想?难道自己真的给了他太大的压力?第二天,她尽心尽力帮儿子挑选钢琴比赛参赛曲目,却被儿子各种挑刺,大声吼着:“我就不能自己做主吗?”

当晚,邱昱伟在博客上发文《更年期的危害》:“终于明白了更年期是如何摧残人类的……更年期的女人总是不给孩子自由。”

那一刻,黄丽辉突然醒悟,在儿子生命的前16个年头,她几乎不放弃任何可以引导他的机会,直到他烦了,她累了。以爱为名的牵引,会让他失去认路的能力。

几天后,黄丽辉带着儿子飞往香港参加钢琴比赛。一路上,儿子是主角,老妈是跟班。什么时候做什么事,路该怎么走,每餐吃什么,上哪里吃,都由儿子来决定。

几天下来,儿子很受用,老妈也轻松了很多。

从那以后,黄丽辉开始有意识地“示弱”。儿子地理学得不错,而自己是个路盲,一说到地理,黄丽辉就告诉儿子自己啥也不懂,请他当老师。一出门,就让儿子负责“导航”,自己只管按他的指示走,错了就错了,由儿子负责找到正确的路。这使邱昱伟对地理越来越感兴趣,这门课学得越来越好。

八年来的博客“战争”让邱昱伟有了不一样的成长。坚持利用博客练笔的他成了小作家,作品先后获奖。多年写博也让他体会到坚持的力量,从四岁起开始弹钢琴的他如今已经小有成绩,先后获得香港国际音乐公开赛福建赛区总决赛钢琴金奖、全国青少年钢琴大赛福建赛区选拔赛独奏一等奖、第21届福州市中小学生钢琴比赛一等奖等荣誉,对音乐有了更深的迷恋。

如今,母子俩斗智斗勇的“硝烟”仍在继续。有一天,黄丽辉看到了儿子的一篇博文《读你》:“有人说,你聪明能干,有爱果敢……而曾经在我心里,你分明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。直到现在我才发现,你不是披着羊皮的狼,而是披着狼皮的羊……”

黄丽辉读完,莞尔一笑。好吧,就让这只“披着狼皮的羊”心中的幸福再飞一会吧!

责任编辑:陈晓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