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博爱杂志感悟人生正文
于无声处的绝唱
打印本页 2016-06-01 来源:《博爱》

文/张长菊


这是个真实故事。

上大学时,朋友读的是美术学,尤爱摄影。毕业后,与女友开了家服装店,生意做得有模有样。不久,种种意想不到的变故却接踵而至——先是上当受骗,进了一批假货;接着,女友与店里的男模远走高飞。为此,朋友喝得酩酊大醉,以致店铺失火,毁于一旦。

“店没了,货没了,女友也没了。”那天深夜,在电话里,朋友哭得一塌糊涂。“你说,我是不是很没用?活在世上是不是个笑话?”

我觉得朋友情况不对,一边劝他想开点,一边匆匆赶往他的居住地。可不等碰面,他已关了机,宛若人间蒸发般音信杳无。

我召集好友,差不多翻遍了整座城市,也没得到关于他的任何音讯。

一个月后,朋友出现了。令人惊愕的是,此时,在他的脸上,已寻不到半丝苦闷和郁悒。

“我去海边了。你猜,我发现了什么?”

由这座城市一路向西,尽头便是细润绵软的沙滩、浩淼无垠的大海。海滩是疗治心伤的最佳去处,也最易邂逅浪漫。

不料,朋友摇了摇头,拿出电脑,打开图片:“我看到了白骨壤。”

白骨壤是我们这边海岸最常见树种,因其茎秆呈白色而得名,主要分布在距离海水最近的低潮带,只有少数分布在高潮带。浪涌潮起时,大部分甚至全部树冠会被淹没,成为“海底森林”或“海底绿岛”。它们的存在,有效减缓了台风和海啸对海岸的侵蚀。

朋友调出的第一张图片,是一丛根系勉强露出水面、枝叶凋落的杂乱枯树。在大海和蓝天的映衬下,显得格外羸弱,生机全无,且毫无美感可言。

“这就是白骨壤。”朋友说。

“还真是树如其名,白骨枯枝。”我说,“请别告诉我,你这次出走,就是为了拍几根树枝。”

朋友丝毫没在意我的调侃,神情越发庄重。“你相信奇迹吗?”说着,他又点开了一幅照片。

画面中,枯枝疏离,一颗足有手指长的青绿色子树正告别母树枝头,落向浅滩。

“白骨壤的繁衍方式在陆生植物中极其罕见,是胎生。”朋友动情地说着。果实成熟后,依然被母树留在枝头,子树则在果实内吸取母树的营养萌芽、成长,不管风浪多高多猛,有母树的保护,都不会伤及分毫。等到风平浪静、潮水退去,母树才会将发育良好的子树托出果壳,送进脚下的泥土,并用枝干为它遮风挡雨。其间,最美最震撼人心的,恰在母子分离的瞬间。

了解了这些,再看朋友拍的这棵枯败白骨壤,觉得它真是一首看似无声、实则高亢的生命绝唱——

母树即将朽死,却把最后的养分全部注入了果实,并用爱与生命的终结,庄严宣告子树的诞生。那一刻,无比饱满的果实怦然炸开,孕育多日的子树轻盈跃出,在温润的阳光下闪着灵动、炫目的光芒。

朋友说,一连串的打击让他心灰意冷、颓废绝望,一度冒出了愚不可及的念头:投海自杀。

抵达海边,躲开人群,他去了人迹稀少的滩涂。走着走着,一大片红树林映入眼帘,其中,就包括那棵正在“分娩”的枯树。

“胎生树,一枝一叶都是爱的传奇。看着它,我想起了我的父母。他们给了我生命,抚养我长大,在我身上倾注了那么多心血,我不能让他们伤心。我要活着,要回家。就算店没了,钱亏了,女友走了,可我还有家,还有爱我疼我的父母,为什么要犯傻?”

是啊,有爱相伴,人生有什么迈不过去的坎?

责任编辑:陈晓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