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博爱杂志感悟人生正文
爱的转移
打印本页 2016-07-01 来源:《博爱》

文∕邓迎雪



出差回来,坐公交车返回市区时,我把座位让给了一位耄耋老人。

其实那天我也很需要座位——我患了感冒,浑身酸疼无力,头昏昏沉沉,站一个小时对我来说非常吃力。可我觉得那个颤巍巍的老人比我更需要座位。

回到单位,对同事说起这件事,她很不理解。她不知道,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。

十几年,我在煤矿工作,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,风里来雨里去,十分辛苦。后来有了宝宝,考虑到宝宝的健康和安全,我就改乘公交车,每天来回坐两趟公交车。

自从外表上能看出我是个孕妇后,我在公交车上就受到了特别的待遇。只要一上车,总会有人给让座。那个小小的座位,对当时行动不便的我来说,真是雪中送炭,太宝贵了。

宝宝出生后,一直到他六七岁,只要带他坐公交车,总会有人让座。那些陌生的面孔如今想来十分模糊,但温暖的感觉依然清晰如昨。

得到过那么多来自陌生人的温暖,却无从回报,于是我就把温暖以同样的方式传递下去,传递给更多的陌生人。

这就是我常常让座的原因。



妹妹下班回家,在农贸市场买了一袋脏兮兮的鸡蛋。妈妈准备炒鸡蛋,一连打开几个,蛋黄都是散的。

妈妈埋怨鸡蛋不新鲜,妹妹看了看,毫不在意地说:“坏了也没什么,买这些鸡蛋,主要是同情那个卖鸡蛋的人。”

妹妹说,那个卖鸡蛋的农妇是个哑巴,天气很热了,还穿着土黄色的旧线衣,脚上的布鞋还缝着一块补丁,看上去生活比较艰难。她不能像别人那样高声吆喝,只能坐在路边看着过往的行人,眼神里满是期盼。

妹妹说,看见她,不禁想起了舅舅以前在小镇集市上卖西瓜的情景。

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夏天,妹妹和同村的几个小孩到镇上去玩。正是酷暑难耐的季节,天热得像个大蒸笼,明晃晃的太阳烤得人睁不开眼睛。这时,妹妹忽然看见舅舅正坐在路边卖西瓜。他戴着一顶破草帽,背心全汗湿了,脸晒得黑红,不停地大声吆喝着,声音干涩沙哑。

妹妹说,这么多年过去了,当年舅舅在街头辛苦卖西瓜的情景一直铭刻在她的记忆里。今天看见那个卖鸡蛋的妇人,她就想起了当年的舅舅。

听完妹妹的讲述,我和妈妈明白,她是把对舅舅的爱转移到另一个有相同境遇的陌生人身上了。



好友佳妮结婚前最烦小孩子哭闹,有次我们在超市购物,有个小男孩躺在地上打滚,大声哭闹。佳妮皱起眉头,一脸厌烦地说:“真烦人,小孩真闹心。”

没想到,佳妮结婚生子后却像变了个人似的。她告诉我,自从有了孩子,就不能听见小孩哭。小孩子哭起来声音差不多,听上去总像自家的孩子在哭,那哭声真是扯着自己的心肝,让人难受。

如今,佳妮的孩子读高中了,学习非常紧张。佳妮说,现在的她又有了一个新变化。每次出门在外,只要遇见学生模样的孩子,总会礼让有加。她说孩子们平时课业繁忙,一分一秒对他们来说都十分珍贵。作为一个家庭妇女,她也没有多少重要的事,所以,晚一会儿过路口,晚一会儿购物,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影响。

听了这话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。我知道,佳妮是以一颗母亲慈爱的心来看待那些学生。因为爱自己的孩子,不知不觉把爱转移到了其他孩子的身上。

多一些爱的转移,这个世界就会更加美好!

责任编辑:谢云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