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博爱杂志家教档案正文
该让孩子学点啥
打印本页 2016-07-01 来源:


文/廖静


不能输在起跑线


妞妞上学后的第一个寒假到了,范静盘算:该让孩子学点啥?当然是去培训班,让孩子尽可能多学点东西,不能让她输在起跑线上。周围的家长都在为此事忙活,好强的范静也不能落于人后,虽然她的手头并不宽裕。

这段时间,培训班贴电线杆的、拉横幅的、路上塞宣传单的广告满天飞,绘画、乐器、游泳、奥数……教什么的都有,有卖方市场,买方更有市场。

范静问妞妞想学什么。妞妞眨眨眼睛:“学打拳,学武功,我要当武林豪侠,嘿嘿哈。”学武术的学习班不少,属跆拳道最火。但范静害怕本就调皮的女儿会学成个女汉子,表示强烈反对。

在各种培训广告中挑了一天,妞妞有了新主意:学京剧。原因是她非常喜欢京剧旦角的装饰:“太漂亮了,像仙女一样,我就学京剧。”

学京剧好,那是国粹,央视戏曲频道前段时间还有少儿戏剧大赛呢,妞妞要学好了,也能去露个脸。虽说没发现她有音乐细胞,但挖掘挖掘也许是个可造之材。

范静扒开桌上的一堆小广告,挑出一张报价2000元两个月的戏剧培训班广告,价格很便宜,离家也近,接送方便。

第二天,范静便带着妞妞找了过去。七倒八拐绕进一个充满沤水味的背巷子。

破旧的老屋、陈旧的设备,除了墙上一面大镜子,范静没看出和普通出租屋有什么不同。老师是个五十来岁的老汉,穿着拖鞋、不修边幅,范静直皱眉:这哪里像教国粹的,莫不是骗子?

同来的几个家长也同样疑惑。老师看出他们的疑问,来了段京剧唱段,还真是有模有样。再看墙上的各种荣誉和老师的上妆照片,范静信了,也只能这样了。

“先交钱,2000元,右边排队。”一个胖大婶吆喝着,交钱是重点。

妞妞正式开始学习京剧了。热情很高,回到家也咿咿呀呀的,把沙发巾甩得满天飞。范静很高兴,丈夫老周却阴阳怪气:“纯粹孩子玩的把戏,几天的热情,长大了难道去唱戏?白花钱。”

老周出身农村,自小精打细算,花一分钱都算计。范静也不大手大脚,但在孩子教育问题上,她舍得。

真让老周说对了,妞妞学戏就是几天的热乎劲儿。不到一个星期,她就没了兴趣,积极性大打折扣。她说:“老师光让我们看唱戏的电视,好难看。要不就是压腿,好累,没劲。”

范静抽空去看妞妞上课,确实是在“混”,老师根本不用心教。她思前想后:2000元虽然不多,但也是钱啊,这样不是荒废了孩子吗?

之前培训班说过,学习不到一星期可以退钱。可等范静要求退钱时,却因没有书面合同纠缠了半天。扔出去的钱哪儿那么好收回来的?直闹到要去消协,对方才同意退她一半。

1000块打了水漂,范静气得直吐血,还不敢把这事告诉老周,怕讨骂,骗他说归还了全款。范静总结:不能图便宜,一定要去正规学习班,签订书面协议。


是否有价值的投资


再让孩子学些什么呢?反正不能让她闲在家里。同事的儿子只比妞妞大3岁,人家拉丁舞过了三级,经常参加各种表演,要学就学成他那样。再说,女孩子学拉丁舞很好,很有淑女范儿。

经同事介绍,范静将女儿送去学拉丁舞。那里很正规,但费用也高,一分钱一分货嘛。

范静咬了咬牙,背着老周问姐姐借了钱。钱总算解决了,可那里离家远,要转两次地铁。范静不放心七岁的孩子自己去,不论刮风下雨地接送,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折腾。老周主动承担了做晚饭的工作:“何苦呢?孩子学这些,长大了未必有用,累了大人也累孩子。”

范静反驳:“虽说长大了不见得干这行,但能培养气质,总比她疯玩儿好。”做为母亲,范静总想把最好的给孩子,哪怕自己少吃少喝欠着债。周围几乎所有人的孩子假期都进了各种培训班,她的孩子自然不能落后。

舞蹈培训班虽然收费高,但果然有效率。妞妞很快掌握了拉丁舞的几个基本动作,回来表演,范静看着很有成就感。

老师评价妞妞是个学舞蹈的苗子。范静暗下决心:就算砸锅卖铁,也要培养女儿成材。

可是,范静风雨无阻地接送孩子学舞,却耽误了自己的工作。因为经常迟到早退,领导批评了她好几回。

这时,那位给她介绍舞蹈班的同事告诉她:儿子不学舞了。

为什么?同事说:“儿子说人家笑话他跳舞一扭一扭的像假丫头,唉,我这两年可为他学舞牺牲不少,真不想放弃,但他自己不想学了。”

同事的付出,范静深有体会。她家是女儿,不怕像假丫头。她一定要坚持下去,因为老师夸过孩子有舞蹈天赋。同事撇嘴说:“人家老师聪明得很,只要交足钱,哪个孩子都有天赋。”

果然,没多久问题就来了:妞妞因为学舞蹈起早贪黑,早上被睡眼惺松地拉下床,直嚷嚷睡不够;加之,新鲜劲过了,就闹起了脾气,说不学了。

范静气得眼泪汪汪:“你学舞妈妈一直陪着,花钱挨骂还不是为了你?你却不争气。”母女二人都一肚子委屈,居然相对大哭起来。老周不知所措:“要不别学了,长大了难道靠这个去赚钱?”

不行,不能半途而废,必须学下去。第二天,范静硬拉着女儿去了舞蹈班。

老师告诉范静,妞妞要准备过级了,服装费要500元、过级费要3000元。范静一听头就大了,她工资有限,欠姐姐的钱还不知何时能还呢。

学还是不学?学了是有价值的投资吗?自己这个工薪家庭是否能承担得起?

正在范静犹豫之时,妞妞逃学了。老师找范静谈话,希望她尽好家长的职责。接老师电话时,范静正扎在一堆文件里,真的好累。

压不住的费用、扛不起的精力,孩子辛苦,大人也辛苦。范静放任了妞妞的逃学,前期学费打水漂就打水漂了吧。拉丁舞培训班还算有信誉,退给她一部分钱。老师深表惋惜,坚持认为妞妞有舞蹈潜力。老周说:“孩子身体健康、心理健康就行了,学那么多都是压力。现在不是提倡给孩子减负、还孩子快乐童年吗?”


学习不分形式


妞妞回家闲着了,其他小朋友还在整天忙着各种学习班。看女儿天天玩儿,范静还是不安心,总是怕耽误了孩子。

这时,母亲的一番话提醒了范静:“孩子最重要的是学业培训,起码以后上大学、找工作有用。”

于是,范静再次在儿童培训班市场转悠起来。为女儿的前途打算,她找到一个英语特长班,因为是半路进班,费用折半,离家也不算远。

和老周商量这事,他说:“你就瞎折腾吧,看能坚持多久?”

范静想,虽说英语可能未来会退出高考,但总比舞蹈戏剧有用。可是,妞妞这次一上来就不想学。她半道进班,一知半解赶不上趟,招来小朋友的笑话。本来就有抵触情绪的她,索性再次玩起了逃学。

老师将妞妞送给范静,说:“她没兴趣就算了吧,我把学费退给你。她一逃学把其他孩子也带得不想学了。”

范静无奈地看着女儿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长大以后怎么办?”

妞妞负气地说:“我什么也不想学,就想玩。长大了吃低保、要饭也挺好。”

范静被妞妞气乐了。吃低保居然是女儿的理想,街上拉风琴的行乞者唱歌挺好听的,妞妞是不是也很羡慕?

其实,妞妞的学习还算不错,人也活泼开朗,心智没有问题。但范静还是心悬,担心她什么也不学,长大后会落后于人。老周说:“你听过周立波的一段开口秀吗?他说,你见过李嘉诚和客人谈生意时,会开个根号、玩个导数函数吗?学校里最重要的不是学知识,而是学习氛围。”

逼女儿进培训班,范静出钱出力,最后却不讨好,既然全家反对,她索性不管了。

单位组织爱心活动,帮助敬老院打扫卫生、给老人理发按摩。范静看到有人带着孩子去了,不由心动:其实带着孩子做些善事,不用花钱却更有意义。

后来又看到有人带孩子去景区捡垃圾,学习爱护环境,有的孩子帮父母看店卖货,学习生存技能……范静决定,有时间带妞妞去农村的偏远小学看看,或者让她帮着爷爷奶奶干干农活,让她学会尊老爱幼、学会珍惜当下,这种健康心灵的体验,也许比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培训更有意义。

责任编辑:陈晓亚